0371-6777 2727

论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更新时间:2019-09-08

  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

  关键词: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新发展理念;历史形成;基本内涵;重大意义

  作者简介:邸乘光,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原主任,研究员。安徽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上海唯实文化研究所特聘专家,全国党的建设研究会特邀研究员,安徽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关键词: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新发展理念;历史形成;基本内涵;重大意义

  内容提要: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就其历史形成而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是这一思想形成的时代条件,“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是这一思想形成的理论依据,新时代“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是这一思想形成的实践基础。就其基本内涵而言,这一思想是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以“7个坚持”为基本要求的,“新发展理念”和“7个坚持”是这一思想的基本内涵。就其地位意义而言,这一思想是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科学指南。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3BDJ037),安徽省社科规划项目专项课题“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AHSKZX2018D01)、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区域现代化研究院资助项目的阶段性成果。

  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习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正是这次重要会议,继党的十九大郑重提出“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科学概念之后,又特别提出了“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科学概念。会议明确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坚持观大势、谋全局、干实事,成功驾驭了我国经济发展大局,在实践中形成了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的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作为“5年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是党和国家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1]。认真学习研究、深刻理解把握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对于深入贯彻落实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自觉坚持以其为指导做好经济工作,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科学概念虽然是2017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正式提出的,但作为思想体系的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却是历史地形成的。概括地说,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奋力推进我国经济发展变革的伟大实践中逐步形成的。

  恩格斯曾指出:“每一个时代的理论思维,包括我们这个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时具有完全不同的内容。”[2]正如“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一样,无论是物质成果的创造,还是精神成果的创造,“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3]。1861图库看图纸所以,任何科学思想理论都不会是凭空产生的,而必然是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在汲取前人提供的思想材料和总结新的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4]。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当然也是如此。从时代条件来看,它是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时代条件下形成的;从理论基础来看,它是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经济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为指导形成的;从实践依据来看,它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变革新的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和理论概括。

  1.“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形成的时代条件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科学把握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的发展大势,顺应实践要求和人民愿望,推出一系列重大战略举措,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重大成就基础上,我国发展又取得了全方位的、开创性的成就,党和国家事业发生了深层次的、根本性的变革。特别是在经济建设方面,在世界经济持续低迷背景下,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从54万亿元增至82.7万亿元,年均增长7.1%,占世界经济比重从11.4%提高到15%左右,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同时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发展动力不断增强,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和稳定器。正是在此基础上,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5]

  国家发展的历史方位与社会主要矛盾是密切相关的。主要矛盾必然随着历史方位的变化而转化。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一直被表述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6]。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我国经济社会得到了长足发展。现在,我国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口的温饱问题,总体上实现小康,不久后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同时,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正是在分析这种深刻变化的基础上,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5]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一个重要依据,同时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

  历史方位的变化和主要矛盾的转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必然对党和国家工作(当然包括经济工作)提出许多新要求。这里关键是要深刻认识和把握其中的“变”与“不变”。一方面,必须认识到,我国发展历史方位和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们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另一方面,必须认识到,我国发展历史方位和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客观发生和存在着的,正是在这种历史性变化中,我国正在实现着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如2017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指出的那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发展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1]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这个重要判断明确了我国经济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赋予我国经济发展以新的时代内涵。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坚持“从当前的国民经济的事实出发”[7]。“当前”既是历史方位,也是时代条件。在当代中国,在今天,“从当前的国民经济的事实出发”,根本上就是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事实出发,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事实出发,特别是从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的事实出发。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就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这一新的历史方位和时代背景下,坚持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事实出发、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事实出发、特别是从我国经济发展新时代的事实出发,适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逐步形成的。